• 贪官嗜好“色”为先
    发布日期:2019-07-27 18:4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贪官之“贪”,研究者甚多,无论网站论坛,还是报刊杂志,略一搜索,便会眼花缭乱,观之不迭。但贪官之“好”仅止于金银财宝、房车票卡吗?如果真是这样,贪官活得也太“辛苦”了吧。事实上,考察揪出之贪官,其生活都是十分“丰富多彩”的,其所“好”之“几口儿”皆是一般人所望尘莫及的。今借助媒体曝光贪官——禹城市前教育局长姜成华之“事迹”(“贪贪之歌”),对贪官“嗜好”作一归纳,虽为避实(贪)就虚(嗜好)之罗列,但对廉政之“贪经”研究也许不无裨益吧。一好:贪美色。“戏人妻,用手腕”,这是“歌”中之两句。大凡贪官,几乎都能从其背后找到几个,甚至几十个“美媚”,她们年轻貌美,婀娜多姿,不管是主动的,还是被动的,其缘由皆能从贪官的权、财、膨胀的权势私欲中找到答案。酒场饭局上黄段子不离口,社会交往中干妹妹拥左右,玩弄更多女色已成为贪官自我炫耀的资本,人生价值的体现。众多贪官中,他们有的“好”处女,有的“好”女大学生,有的“好”“一箭双雕”,有的甚至“好”收藏女性之阴毛,真是龌龊之至。贪官“嗜好”中“色”之地位由此可见一斑。当然,细细数算,贪官之“色”也是有类别,有层次的。像“歌”中之“姜贪贪”,用了点手腕,耍了点权术,动了点心眼,戏弄了一位,或几位(具体几位,单从“歌”中无从考证)本来白天就应该归其“领导使用(应是下属女老师吧)”的女色(虽然晚上是别人床上的“妻”),没有“强拉弓,硬上箭(仅仅是“温柔”的“戏”而已)”,更没有强奸、强暴等违法乱纪、不堪言语之行为(起码“歌”中没有提及),其之“色”,还算是有点“品味”,有点“水平”的了,相比之下,或许应归为有点“人性”的一类“色官”了吧。不知该断语是否准确,可再商榷。二好:弄权术。“歌”中云:“排异己,打压悬”。这是贪官共用的为官之道。在一个单位里,虽然贪官手中有权,但对于政见不同者,对于和自己有“过节儿”者,对于不擅长溜须拍马者,对于自己贪腐有妨碍者,他还是不能明目张胆地人人、事事来“硬的”的,怎么办?分情况划类别,“活”用权术,各个击破,正如“歌”中所言,“打”“压”“悬”。“打”者,打击,直接借事整人,没事怎么办?怎么可能呢?世间好多事都能“大事化小”,但同样也能“小事化大”,领导想找下属的“事”不是太容易了吗。“压”者,压制,你有成绩,该升迁,但领导“说你不行就不行,行也不行”,单位里最不缺的就是人,重用谁都一样,对你,就是不用,就这样!“悬”者,可就有点“玄妙”了,想打击的人有资历,有威信,有级别,怎么办?好办,不“实”用你不就完了吗,给个虚职,悬到空中,自己在那儿荡悠去吧。嘿,也亏“歌”主人怎么想得出这个字眼。三好:拉“帮派”。“歌”中云:“违政策,提亲信”。这肯定是贪官必用之手段,因为贪官各种违法违纪行为,在单位必然会招来非议,人们明着不说,暗地里也会“闲话不断”,这就动摇到了贪官为官之基础,得有“死保硬护”的一帮人去抵消这股力量。我们考察媒体曝光之贪官,哪个没有一帮为非作夕的狐朋狗友,臭味相同的结帮死党?就说刚刚“西归”的大贪官文强,他手下的“几大天王”不都是其一手提拔起来“效忠”于其的党羽吗?当然,既然想拉起一帮死心踏地跟着自己的人,就得给其特别的“实惠”,人家靠自己的努力也能升迁的话,还能那么的报恩于你吗?只有正常情况下不能升官者,你提拔了,他(她)才会“知恩图报”,成为你的“嫡系”,不论何时何事,正确与否,始终如一地“维护”你,“拥戴”你。怎么办?好办呀,“违政策”,提!手中有权力嘛,违反党的用人政策乱提拔干部,贪官的帮派“死党”都是这样“培养”起来的。四好:买“靠山”。这一点似乎“地球人都知道”。“歌”中云:“保乌纱,动公款”。乌纱(官位)是贪官贪之基础,没了乌纱可就什么都没了,这一点,贪官心里最明白。但“常在河边走,哪有不湿鞋”?“湿”了,犯“事”了,怎么办?求“靠山”呀,让“靠山”“垫话”、“过问”,从而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。但谁都知道,既然是“靠山”,肯定是有能量的,否则,怎么能给别人“遮风挡雨”?而有能量的也自有“有能量”的价格,不是“仨瓜俩枣”就能打发了的。这一点贪官不怕,因为手中有“权”呀,根本用不着自己家的钱,公款去“送”,去“喂”,还美其名曰“慰问”、“公关活动”,何其正统,何其光明正大……五好:“造”亮点。该“嗜好”,本人实在想不出其他的词汇来概括,只好直用“歌”中之语了。“歌”中云:“玩数字,造亮点”。“造”者何意?本来没有而凭空捏造出来者为之“造”,贪官做官也有“上进心”,而且无止境的贪婪也会不时地激发其“升迁”的欲望,但现实中往往没有那么些可供“炫耀”的资本,怎么办?造呀!于是,“朝三暮四,朝四暮三”的把几组数字重新“优化组合”一下,利于自己的“工作业绩”瞬间“横空出世”……六好:好喜功。也就是好大喜功,像“歌”中所言:“荣誉室,周年册,姜某人,铸永远”。我们可以考察一下,凡是建有荣誉室的,荣誉最多、成绩最大的肯定是当任领导,不信你就亲自去看一看,查一查,算一算。对贪官来说,这一点当然是其拿手好戏了。“歌”中之“姜某人”更是登峰造极,不但建了“荣誉室”,还制了“周年册”。“周年册”是什么,从“歌”中考证,其曾是一“大学校”校长,那么,这大概是其任校长时学校周年活动的画册了,这比单建“荣誉室”可要高明多了,因为建起的“荣誉室”,一旦自己不干了,后任者肯定不会再把自己放在荣誉室中最重要、最中心的位置了,而画册则不同,多少年下去,自己的“伟大”形象仍会“永放光芒”……以上六“好”,是贪官在变着花样地“贪”、“捞”之余的另外一些“嗜好”,这些“嗜好”,让贪官在“贪腐”之路上越走越“爽”, 越走越“顺”,但也越滑越远。特别是推为首位的“色”,有如毒品,使贪官在“花天爽地”的无限风光和享受中,最终走向了万劫不复的罪恶深渊……

  北京时间明天清晨6:30,西区半决赛首回合,波特兰伐木者vs西雅图海湾人,将在波特兰主场进行。双方是一对联赛中的老对手,都在2010年以后获得过总冠军的荣誉。本场比赛的即时盘口信息为主让平半,六i合采今晚开奖直播,何去可从?且看分解......

  据长兴警方介绍,“1040”传销团伙主要是以谎称投资国家项目,得到国家、政府暗中支持,编造向国家纳税、是合法行业的方式偷换“传销”概念,诱骗当事人缴纳69800元人民币,通过发展下线月底,长兴县公安局根据浙江省公安厅“猎首行动”统一部署,于5月4日对赵某某(该团伙原负责人)等人组织、领导传销案进行立案侦查。经过一个多月的侦查,初步查明以宁某某(男,50岁,陕西宝鸡市人)、刘某某(男,41岁,四川省兴文县人)为首的传销团伙自2015年11月以来,在长兴雉城街道城北小区、荣军小区、www.843846.com。县前街小区等租房内,陆续组织70余人以“连锁经营”的名义实施“拉人头”式聚集性传销违法犯罪活动。6月初,专案人员通过缜密侦查基本摸清该传销团伙的组织架构、参与人员、窝点分布等情况。

  深天马A(000050.SZ)受金立影响,计提约1.86亿元财物减值,影响2017年度归母净利润1.86亿元。对单项金额严重,独自进行减值测验计提坏账预备约1.76亿元。

  接警后,静安警方立即开展外围走访调查,寻找目击证人,制作旁证笔录,固定相关证据。当日,涉案人员顾某向警方投案,并对其猥亵他人的违法行为供认不讳。目前,顾某已被静安警方依法行政拘留。

Power by DedeCms